长春  
A   安徽
合肥 芜湖 蚌埠 淮南 马鞍山 铜陵 安庆 黄山 滁州 阜阳 宿州 巢湖 六安 亳州 池州 宣城
B   北京
北京
C   重庆
重庆
F   福建
福州 厦门 莆田 三明 泉州 漳州 南平 龙岩 宁德
G   甘肃
嘉峪关 兰州 金昌 白银 天水 武威 张掖 平凉 酒泉 庆阳 定西 陇南 临夏 甘南
    广西
兴安 南宁 柳州 桂林 梧州 北海 防城港 钦州 贵港 玉林 百色 贺州 河池 来宾 崇左
    广东
广州 韶关 深圳 珠海 汕头 佛山 江门 湛江 茂名 肇庆 惠州 梅州 汕尾 河源 阳江 清远 东莞 中山 潮州 揭阳 云浮
    贵州
贵阳 六盘水 遵义 安顺 铜仁 黔西南 毕节 黔东南 黔南
H   河北
石家庄 唐山 秦皇岛 邯郸 邢台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沧州 廊坊 衡水 宜昌
    黑龙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鸡西 鹤岗 双鸭山 大庆 伊春 佳木斯 七台河 牡丹江 黑河 绥化 大兴安岭
    河南
淮北 郑州 开封 洛阳 平顶山 安阳 鹤壁 新乡 焦作 濮阳 许昌 漯河 三门峡 南阳 商丘 信阳 周口 驻马店 永州
    湖北
武汉 黄石 十堰 襄阳 鄂州 荆门 孝感 荆州 黄冈 咸宁 随州 恩施 仙桃 潜江 天门 神农架
    湖南
长沙 株洲 湘潭 衡阳 邵阳 岳阳 常德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怀化 娄底 湘西
    海南
海口 三亚 五指山 琼海 儋州 文昌 万宁 东方 定安 屯昌 澄迈 临高 白沙 昌江 乐东 陵水 保亭 琼中
J   吉林
长春 吉林 四平 辽源 通化 白山 松原 白城 延边
    江苏
南京 无锡 徐州 常州 苏州 南通 连云港 淮安 盐城 扬州 镇江 宿迁
    江西
南昌 景德镇 萍乡 九江 新余 鹰潭 赣州 吉安 宜春 抚州 上饶
L   辽宁
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盘锦 铁岭 朝阳 葫芦岛
N   内蒙古
呼和浩特 包头 乌海 赤峰 通辽 鄂尔多斯 呼伦贝尔 巴彦淖尔 乌兰察布 锡林郭勒
    宁夏
银川 石嘴山 吴忠 固原 中卫
Q   青海
西宁 海东 海北藏族 黄南 海南藏族 果洛 玉树 海西蒙古族藏族
S   上海
上海
    山西
太原 大同 阳泉 长治 晋城 朔州 晋中 运城 忻州 临汾 吕梁
    山东
泰州 济南 青岛 淄博 枣庄 东营 烟台 潍坊 济宁 泰安 威海 日照 莱芜 临沂 德州 聊城 滨州 菏泽
    四川
成都 自贡 攀枝花 泸州 德阳 绵阳 广元 遂宁 内江 乐山 南充 眉山 宜宾 广安 达州 雅安 巴中 资阳 阿坝州 甘孜 凉山
    陕西
西安 铜川 宝鸡 咸阳 渭南 延安 汉中 榆林 安康 商洛
T   天津
天津
X   西藏
拉萨 昌都 山南 日喀则 那曲 阿里 林芝地区
    新疆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吐鲁番 哈密 昌吉 博尔塔拉 巴音郭楞 阿克苏 克州 喀什 和田 伊犁哈萨克 塔城 阿勒泰 石河子 阿拉尔 图木舒克 五家渠
Y   云南
昆明 曲靖 玉溪 保山 昭通 丽江 普洱 临沧 楚雄 红河 文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怒江 迪庆
Z   浙江
杭州 宁波 温州 嘉兴 湖州 绍兴 金华 衢州 舟山 台州 丽水
135-6897-3662

塑托邦托盘租赁

全部

行业新闻

跨界新闻

托盘百科

政策法规

焦点

社区团购资本大跃进,旧瓶子有了新酒?

作者:塑托邦 2024-06-11   阅读:1454

疯狂之后,是社区团购也是从枯骨中摸爬滚打,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经历了2019年的集体暴雷,如今的资本似乎又疯狂涌入了生鲜电商平台,不过。这次,资本看上的却是除前置仓的另一条赛道—社区团购。

据天眼查信息,6月10日,社区电商O2O平台同程生活完成了2亿美元的C轮融资。而背后的资方,不乏金沙江创投这样的明星企业;同样是在6月,起于湖南的兴盛优选也完成了轮6亿美金的B轮融资;而就在前两天,十荟团也完成了8140万美金的C轮融资...

微信图片_20200701175730.jpg

数据来源:天眼查

除了资本之外,其他赛道的明星企业也纷纷玩起了跨界。共享出行巨头滴滴近期上线了“橙心优选”,以爆款秒杀的方式在成都试水;而就在两个月前,基于线下门店和资金的优势,步步高也推出“小步到家”。

一时间,沉寂许久的社区团购赛道似乎又重燃战火。

但事实上,作为生鲜电商的第三极模式,社区团购持续在吸引资本和外界的关注。即便在惊雷频现的2019,兴盛优选、钱大妈、十荟团以及同程生活从未停止融资。尤其是2018年初创的同程生活,更是在2019年完成了惊人的4轮融资,金额高达3亿美金。

微信图片_20200701175739.jpg

近一个月社区团购融资情况(部分)

资本疯狂涌入的背后,是与前置仓相比,社区团购依赖社交关系裂变,将获客成本降至前置仓的十分之一,同时成熟客户月复购率达到惊人的14次。在前置仓烧钱不止之际,社区团购却以更高的效率将模式快速跑通,这似乎也意味着只要有资本,模式便可快速复制。而这,也是让资本心动的重要原因。

疯狂的社区团购

事实上,最先疯狂的是用户流量。

在阿拉丁小程序指数6月榜上,兴盛优选位居总榜第13位,生鲜电商第1位;同程生活位居第47位,生鲜电商第2位;十团荟以总榜第48位,生鲜电商第3位紧随其后。直到第87位,才是以前置仓为代表的美团买菜。

微信图片_20200701175745.png

社区团购霸榜微信小程序

也就是说,在如今的生鲜电商赛道上,流量排名前三的均来自社区团购。

而在资本端,社区团购也俘获了大批明星级VC的青睐。

据天眼查数据,兴盛优选在2019年就拿到了金沙江创投的投资。一位接近兴盛优选匿名人士告诉锌财经,在兴盛的背后,同样也有腾讯创投,后者在生鲜电商领域另一个投资的对象,就是每日优鲜;而在今年年初,十荟团也拿到了阿里巴巴和真格基金的投资;而站在同程生活背后的,同样不乏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等巨头的身影。必须强调的是,这家成立于2018年的公司,已经在2年不到的时间里完成了惊人的7轮融资。

疯狂之后,是社区团购也是从枯骨中摸爬滚打,一步步成长起来的。

就在一年前,社区团购同样经历过40亿的行业融资额,但随后部企业合并、裁员、撤退。以松鼠拼拼为例,2019年被曝倒闭之后裁员超过2000人,比例达80%,全面战略调整。其他企业也在一片风雨飘摇中,对此,很多人甚至断言,社区团购已经步入了下半场。

除此之外,社区团购的声音,总是被来自另一个赛道的前置仓遮掩。显然,与社区团购相比,前置仓更擅长造势。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当年每日优鲜攻入叮咚买菜的上海大本营。徐正的一句,我将亲自坐镇上海拿下这片市场,成为当时刷屏级的新闻。

而在前置仓领域,最擅长造势的当属叮咚买菜。地处上海,再加上擅长与当地政府发展互联网经济强绑定,叮咚几乎每一次的融资新闻,都能成为财经媒体的焦点。百度指数上,在今年3月前,叮咚买菜的热度一直高于兴盛优选和同程生活。以巅峰时期的2月7日为例,叮咚买菜的搜索指数高达9199,而兴盛优选和同程却双双为0。

以叮咚买菜的前置仓在卖吆喝拉融资,但社区团购却在一直在暗地野蛮生长。

兴盛优选联合创始人刘辉宇此前表示,如今兴盛优选正以每月2万家的门店数在高速扩张。与此同时,钱大妈供应链管理中心总监杨康也高调宣布,截至2019年9月,钱大妈的门店数高达1600家,且年复合增长在200%以上。

即便经历2019年的爆雷,社区团购早已在快速扩张。

客单、复购背后的团长

疯狂的背后,是相较于前置仓高昂的履约成本,社区团购在客单、复购上拥有更明显的优势。在前置仓企业努力探索盈利之前,社区团购凭借更低的履约成本,早已将模式跑通。在资本的加持下,社区团购得以大面积复制。

首先谈客单,不争的事实是,高额的获客成本已经成为生鲜电商在2019年集体暴雷的根源之一。

不烧钱无叮咚。叮咚买菜曾在今年4月推出一向定向拉新,而根据锌财经的测算其成本在200元以上,且该项定向拉新的用户留存低至5%。根据锌财经此前的报道,仅2019年叮咚买菜的营销成本就高达数十亿。

吞金兽,这几乎是当时媒体对叮咚买菜一致的形容词。

微信图片_20200701175752.png

叮咚买菜、兴盛优选、同程生活百度指数对比

但是依赖团长的社交裂变,社区团购的获客成本仅为前置仓模型的十分之一。

明明(化)曾经就职于社区团购企业呆萝卜,他告诉锌财经,团长在聚合流量方面的优势十分显著,得益于团长建立的微信群,呆萝卜此前的拉新成本甚至不到20元。

“本身就是消化到店的或者已有的群内流量,是现成流量,利用社交关系降低新客转化门槛,获客成本相对较低。”明明说。

除此之外,成熟客户的复购数,也是社区团购的优势。

2019年,每日优鲜和叮咚都大力提出了复购的概念,徐正说,每月的复购达到4次,就可以推出会员服务了;而月复购6.5次,已经成为叮咚2020年的目标,而目前其月购频次为4次。

明明则告诉锌财经,呆萝卜此前的成熟用户每周的购买频次是3.5次,也就是一个月的购买频率为14次,侧面印证在用户端模式已经跑通。

高复购的背后,是相较于前置仓模式需要一二线高消费力群体承接高价格,社区团购因其较高的性价比得以在下沉市场快速渗透。

电商分析师李成东曾经在文章中分析过,一线城市习惯了到家服务,终端配送成本不可避免;低线城市生活节奏慢,自提模式下无消费门槛,性价比高,更容易吸引下沉市场消费者。

社区团购的底层逻辑是电商,核心是运营能力,“B2B2C”的关键是对供应链及团长的把控,李成东如此分析。

明明也告诉锌财经,正是基于团长对运营的重要性,所以平台会对团长设置考核模式,业绩未达标可能就会被劝退。正因如此,团长和平台的关系十分微妙,干得好的团长夹带私货或者被挖角到其他平台,干得不好的会和平台产生冲突。

根据此前锌财经的报道,原先平台和团长的协议往往很宽松,老练的团长会把流量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很多团购平台不能真正掌握小区的消费者;后来,为了减少平台对团长的依赖性、保证团长的质量和团效,一些平台开始制定团长筛选标准和激励制度,不达标可以更换团长。

供应链之难

一直以来,社区团购以启动资金少,模式轻,门槛低受到了行业的追捧。但在快速扩张之前,即便头部的企业也不得不面对供应链的难题。

生鲜损耗一直是老大难问题,从10%到15%不等。以肉禽为例,即便冷链技术走在前列的每日优鲜,目前也只能做到5%-9%,而中小的创业者,损耗更大。曾经在北京创业做生鲜的刘星航告诉锌财经,从一级市场拿货后,肉禽品类的损耗高达10%到15%。

除了损耗,地域差异化也意味着每进入新市场,社区团购就必须重做供应链。

“重做供应链的根源是,一方面是用户的口味差异,另一方面是供应链尤其是生鲜供应链的差异”,明明告诉锌财经。

“打个比方,台州仙居的杨梅在杭州很畅销。但是到了成都距离太远,运输成本变高,损耗变多,所以只能在附近找货源地。水果的保存周期相对较长还算好的,但像蔬菜这些基本上就得本地供。”

开源证券做过这样一组测算,假设一斤白菜在生产基地是四毛钱,运送到一批市场损耗30%,加价50%,变成了六毛钱;运到二批市场损耗5%,加价80%,变成了一块;运到三批市场或是社区店又有一些损耗,加价40%,变成了一块五。从产地到四级市场,白菜的价格足足涨了四倍。

每进一城,几乎就意味着建设新的供应链。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成立前五年,钱大妈也一直局限在广东,即便是香港店也是为广东本地做基础,迟迟没有进行异地扩张。直到2019年4月,才在上海开出异地的第一家店。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异地供应链的搭建。

“若像在广东一样产地直采,一级批发市场补充,中间通过配送中心中转配送,需要极长的时间布局以及资金投入。”相关负责人曾经对媒体说道。

零售专家陈岳峰也曾发出质疑:“区域市场的供应链资源尚可以解决,但接下来如何持续向全国扩张?各地消费习惯甚至每个小区的喜好都不一样,理论上都可以个性化解决方案,落地起来就会发现荆棘丛生。”

当社区团购碰上前置仓

几乎无人会否认,国内生鲜电商的雏形,始于褚橙。但是经历数年的发展,已经演变成了三种模式,即前置仓模式,包括每日优鲜、美团买菜以及朴朴超市均为代表;到店到家模式,这是盒马一直在坚持的模型;最后一种,就是社区团购。

就盒马目前的客单而言,依旧专注在高端消费市场。回归到做菜这件事,关于前置仓模式和社区团购谁才是生鲜电商的最优解,曾经在2019年引发了行业的集体讨论。

但实际上,前置仓和社区团购是两种截然不同的路径。

从前置仓的角度而言,其核心路径走的“城市包围农村”。无论是每日优鲜、盒马还是叮咚买菜,入驻的城市均为一、二线城市,其本质则是服务“愿意为时间消费的人”。

一位来自每日优鲜运营口的人士告诉锌财经,在目标消费群体这块,每日的内部有一个共识,就是90后、95后这批人。“这批人忙于工作,没有时间逛菜市场,但拥有高消费力,愿意为时间买单。”值得一提的是,在此前的文章中,锌财经就分析过在发展前置仓的过程中,叮咚买菜就因为大肆补贴吸纳了大量的大叔大妈。

而为了吸引这批消费者,前置仓赛道的几家都实现了3公里范围内的社区覆盖,最后配送到家。在客单这块,在2019年之前几家公司均在50元以上,疫情之后均得到了拔高。

因此,前置仓的本质在于“前置”,离消费者更近,而非仓。

与之相对的,无论崛起于长沙的兴盛优选,还是发源苏州的同程生活,都来自二线城市,相对而言走的是”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

在受众群体,拥有充足时间的“宝妈”也成了社区团购的代名词。相比于前置仓消费者更注重效率,“宝妈们”更注重性价比,所以接受隔天自提。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刚刚在成都市场试水社区团购的滴滴,主打的正是低价爆品。

利用低价爆品,团长聚合社区流量,这正是一直以来社区团购的核心打法。正因如此,用资金做爆品,吸纳团长和流量,正是2019年社区团购千团大战的根源。

但农村或是城市,无论谁包围谁,殊途同归的是订单量才是王道。“能吃得下更多的订单,才有重塑产业的可能。”明明告诉锌财经,

十荟团创始人陈郢曾举过一个例子。

一个小区的配送成本在20元到30元左右,假如这个小区一天的销售额为800块,配送成本约占4%,再加上两三个点的其他费用,若做得差整体履约成本为6%。生鲜的毛利在20%到30%,刨掉10%给团长的抽成,6到10个点的仓储物流等履约费用,最后还是挣钱的。”

但核心的拷问是,一个小区能否做到2到3万的月销售额?在这个问题上,陈郢也坦诚过难度之高。

经历了2019年的行业暴雷,社区团购能否在2020年迎来曙光?从目前来看,供应链和整体团长运营的能力,依旧是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或许,第一个跑出来的,恰好是解决这两个问题的。

来源/锌财经

作者/陈凯乐

上一篇:深度:阿里巴巴究竟在想什么?

下一篇:罗永浩首次分享对直播带货的经验和理解